祈宁

指数分布具有无记忆性

——有时候他会觉得,真正一直没有被时间改变的人,反而不是唯一没有轮回转世的自己。


(时间的话大概发生在孔明把小叶他们三个捡回去之后、正篇故事开始之前。)


“对了先生,认识您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小姑娘的一头短发又细又软,摸上去像刚出生没几天的小奶猫——还是和她一样营养不良的那种。其实他没有摸过猫,但他曾经在遁甲阵里触抚八诈神之一——【白虎】的咽喉。那是种很有趣的灵体,近距离接触时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臻于完美的流畅曲线下翻涌着的狂暴力量,只可惜他没有时间去细细欣赏品鉴,因为对于这种高傲而好斗的灵兽而言这样撩拨它们最脆弱的咽喉部位无疑意味着嚣张的挑衅。他对于市井间流传的火中取物的杂耍把戏也略有耳闻,秘诀无他,惟有一个快字,只要速度够快指尖就不会被火舌灼伤。他每次都能从白虎愤怒的攻击下全身而退,尽管只要稍微慢上一秒就会被身后的雷电与狂风撕得粉碎。每当这种时刻,即使是习惯性地眯起眼睛也几乎无法掩饰他内心深处涌起的狂喜。没错,他迷恋危险,迷恋着千钧一发的挑战,危险的气息能带给他犹如毒品之于瘾君子一般无法抗拒的快感。
可他的主公却恰恰相反。那个人一点也不喜欢冒险,不喜欢太出格的策略,不认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作风,每次不得已而执行在他看来有悖于所谓的仁义道德的计策时都像要哭出来,就好像受害者不是敌方而是他自己一样委屈。
……可是就算这样,只要是他这个“先生”提出的计策,即使再不认同、即使看上去太过冒险,那人还是会坚定地力排众议付诸实行。
就是那样几乎毫无道理、毫无保留的信赖。
……
“先生?”
小姑娘的短发被揉得有些凌乱,却很难得的没有发脾气,眼睛依然晶晶亮地望着他。但他知道假如不是他而换成是张飞这么干,估计早就挨揍了。他心想还好张飞不在,否则看到这么明显的差别待遇一定又要气得大骂他这个神棍。
想到这里他又心情愉悦地眯起眼睛。“主公,我告诉过您的呀,在下诸葛亮,字孔明。”
“哎呀,我是说先生您现在的名字!”洛小叶不满意地瘪瘪嘴。
对方一如既往笑得温柔:“没错哦……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下一直都是诸葛孔明,不曾有过其他名字。”

评论

热度(18)